中国文明网首页头条要闻图片新闻权威论述雷锋精神雷锋课堂各地活动我身边的雷锋榜主题活动影视文学雷锋在行动访谈视频雷锋影像雷锋故事雷锋语录志愿者在行动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雷锋网 》 哈尔滨:中华巴洛克里的守艺人
哈尔滨:中华巴洛克里的守艺人
| 2016-07-01 中国雷锋网 |

  史家面塑第五代传人史作玺

  5年前,曾与老道外命运相连的手艺人,在中华巴洛克“重生”的城市变迁里,与老街重新命运交集;

  5年间,巴洛克老街成了一些手艺人的归宿,而坚守的同时,如何用老街为传统艺术“增值”,如何为老街注入新的生命力,也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新活儿”。

  道路两旁密密麻麻的饭店、饮品店、相声社和工艺品店中,史作玺的小摊床也曾热闹过几日:这位面塑传人用年轻人玩的彩色黏土,为某网游活动捏了一套《穿越火线》,他捏的大胸妞太像了,惹得好多小年轻争相跑到老街去看“面人史”的真面目:摊床的板壁上贴着旧奖状;面台上十几个落了灰尘的塑料罩里面是西游记、八仙过海、老寿星……角落里响了几十年的砖头收音机已经“光荣退休”了……

  接二连三的民俗节、美食节和老物件集市,已经把这片5年前修缮一新的中华巴洛克历史文化街区渐渐搅热了。史作玺的小摊床恢复了往日的落寞。老街的喧闹中,他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只见他捏起一块糖稀,轻仰起头,手指灵巧地在空中旋动,只消一分钟工夫,一只糖兔就被他轻轻一吹,圆滚了……

  这是哈尔滨最后的吹糖人艺人了。

  每天清晨,他都会这样默默亮一记绝活,给自己提提气。

  繁华的喧嚣与时尚的浮光之中,老街上的守艺人用掌心的温度倾诉记忆,也在这个熙熙攘攘的城市留存了匠气。

  就做到眼睛看不见为止

  南二与南三道街中间的回廊里,哈尔滨民间艺术展览馆开馆一年了。这座百度地图上搜不到的展馆,收集了黑龙江二三百位民间艺术家创作的60个大类、151个分类的上万件民间艺术品。

  展馆也贩售作品,很多还出自在全国拿过大奖的手艺人。可就像“闹中取静”的展馆一样,馆内一直缺少人气。绝大多数手艺人仍以手艺为生,由于难以维持生计,便把作品留在这里,离开去寻找新路。

  事实上,巴洛克街区规划的一个初衷就是将民间艺术植入业态,让隐没在市井的匠人群体重回大众视野。中华巴洛克历史文化街区刚开放那年就举办了第一届民俗文化节。“当时所有空店铺都挤满了工艺品,那算是龙江老艺人‘第一次大规模走入市场’。”市文联副主席唐飙回想起来依然澎湃:面人、剪纸、雕刻、布老虎、泥塑、粮食画……200多位手艺人,在层层的市民面前大显身手。“哈尔滨的城源在老道外,老道外的发源就是吹糖人、卖火烧、炸大果子的民俗和市井文化。”唐飙说,手艺人的一针一线土得掉渣,却源自几千年农工文化和民间百态。民俗文化和手艺人仍然是巴洛克街区的魂。

  重修的老街还没什么人气时,史作玺和一些老手艺人选择留了下来。

  这之前,史作玺一直在街上流浪卖艺。他根据父亲生前的回忆,不眠不休创作了一组《闯关东》。这组传统面塑每次在各大展览会和比赛现场亮相都惊艳四座,带着面塑世家穿越时光的温意。

  他的眼睛如今花得厉害,再也做不出小于3厘米的面人了。这个打十三四岁起就跟随父亲在老道外走街串巷、拿面人换牙膏皮和窝头的手艺人,现在每天搭一小时公交车来“上班”。半个世纪拿来糊口的手艺如今“不值钱”了,生活却自得其乐。他说,这辈子就做了这么一件事,“就做到眼睛看不见为止”。

  老街成了手艺人的归宿,可老街不再是从前的老街。他们的跌撞、坚守与寻找,也几乎是中国当下守艺人的现实缩影。

  没有市场,也就没了生命

  38岁的刘天明12岁跟随外公卖糖画,至今仍沿用外公传给他的拨轮转盘(指针指什么即做什么的游戏)。这个“老道外糖画第三代传人”执起老铜勺,旋动手腕,用糖稀在石板上行云流水般“做画”,一个小黄人一气呵成。他的图册有上百种卡通图案,即使是糖蝴蝶这种传统作品,技法和风格也有了很大改变。这位“巴洛克网红”开微博、发小视频,把糖画作为“巴洛克纪念品”向粉丝宣传。“老手艺总要和新东西融会贯通的。你得先把手艺宣传出去,再来谈守艺。”

  这些手艺人仍以手艺为生,有时也会去外地参展。有人的手工一抢而空,有人勉强赚个机票钱,有人一件也卖不出。民间艺术无法用钱来衡量,但市场多少说明问题。“比如布老虎,到哪儿都是畅销品。它的乡土气息强,又符合现代审美。”唐飙说,“手艺的传承建立在传统艺术与新艺术元素融合中的创新,市场与艺术底线不矛盾。”

  “老道外”杨富长算是“半步迈进市场”。他十几岁做核桃微雕,拿过国内很多大奖,从小受父亲艺术熏陶,画画的父亲正是当年繁华老道外养起的一代手艺人。10年前,杨富长钻研紫砂,调整了这种南方畅销艺术品的传统技法,并在杯与壶上融入老虎、灶台、冰花等老道外民俗的艺术元素。这个创意在南方市场一炮而红,令杨富长用“老道外品牌”在市场中找到了思路。在南三道街的工作室,他花了两年时间集结了哈尔滨十几位单打独斗的紫砂手艺人,并摸索出一条紫砂产业链。“产业化是为了养活团队。”杨富长说,手艺人要讲圈子和氛围,形成一个匠人圈,最终还是为了传承老道外文化。

  手艺人靠的是传承。高度物质化的环境中,传承同时意味着清苦。他们费尽心力一个一个地做出的东西,机器“哐哐哐”就成批制造出来。用以对抗机器和时间的,只能是精雕细琢。史作玺靠每天捏面人、吹糖人和卖搅糖稀的工作,一天赚个三五十块。十几个罩子里那些曾获过奖的传统面塑,每个要价500元至1000元不等,一直没卖出去。有人想砍砍价,史作玺拒绝了。

  这是“史家面塑第五代传人”最后的底线了。

  有人用老手艺宣传巴洛克,有人用巴洛克提升手艺的价值。两者同时发展,巴洛克老街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得匠心者得天下

  夏立军原本在别处经营哈尔滨唯一的漆艺产业一条龙企业。他20年前去北京拜师学艺,作为我省第三届工艺美术大师,多年来专注于用漆画艺术表现冰雪题材。南方的漆画讲求情调,以山水、楼阁和花为主,夏立军则利用桦树皮、鱼皮和纯金等原材料,创作了一幅幅具有老道外巴洛克印记的漆画,在国际市场大受欢迎。好几个城市的商业街请他去开店,他却选择了巴洛克。“我发现只有到了这儿,心才静下来。”

  在日本和东南亚,漆艺很昂贵,夏立军漆画的升值空间很大。就在巴洛克老街,他创作的一幅漆画曾在日本市场引起轰动。这幅耗时半年的作品,表现的正是南二南三道街曾经的圈楼。

  老街的精气神儿,令夏立军在漫长而繁琐的漆画制作时淡然许多。他说正准备创作一幅10米长、展现上世纪20年代风貌的《巴洛克上河图》,把这里的手艺人们都画进去。“匠心”的核心在于,不把手艺当作赚钱工具,而是树立一种精益求精与风骨。“这正是老道外每一代守艺人身上的全部。”他说,“我不单想把‘巴洛克’带向世界,我更想用这种国际欢迎的艺术载体表达老道外的匠人精神。”

  喧嚣时代里,那些传统如何不被湮没、如何传承,是值得人深思的。

  史作玺随身揣着一摞皱巴巴的招生简介,一心想要传手艺,“传男传女都行”。他说儿子不想学这个,他能理解,“可我觉得他们还是希望看到有人还在守艺”。

  老道外中华巴洛克,与这些曾发生命运关系的守艺人一起“重生”。留存在旧时的记忆与年轻的希望彼此交错,那是巴洛克老街上新的生机与生命。

  未来,或许这里会留下更多守艺人。(新晚报 实习生 郝晶鑫 牛子群 记者 王坤/文 王东/摄 )

(稿源:长沙文明网)
(作者:张丽祯)
(编辑:)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